逆骨兼软肋

一开始决定写他的时候我想我是拒绝的,这根表示输入的小竖线已经被我盯了一个小时,估计背上都冷汗如雨了,可我还是很不争气地半个字都没打进去。

期间我吃了一颗巧克力上了一次洗手间定了一餐必胜客,犹豫着要芝士还是烤鸡,最后灵光一闪要了双拼。

天已经半黑,风吹得窗户不停抖抖抖。我绕房间转了一圈把窗户都关紧,然后从自己会不会一不小心被闷死想到阳台上的草还没有浇水想到晚点要记得叠衣服——不知怎么又想回了他。

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又回到电脑前面,先扯一扯上面一段废话,再努力扯一扯下面一段废话。


我喜欢上他那是至少六年前的事了,至今我还把这份少女(或许算幼女)心思揣在一个不深不浅的地方,当做我也曾青春过的笑点谈...

借我一瓢名为你的情怀吧
© 逆骨兼软肋 | Powered by LOFTER